当前位置: 永利网址 > 古典文学 > 正文

只有站在姬容左右下首的两人还算镇定

时间:2020-02-02 14:08来源:古典文学
入夏之后,姬容的腰一天天地粗了起来。 眼看着宫里的流言蜚语越来越多,她索性捡了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在朝会上宣布: 文武百官瞪圆两眼,下巴吧嗒吧嗒地往下掉。 只有站在姬容

入夏之后,姬容的腰一天天地粗了起来。

眼看着宫里的流言蜚语越来越多,她索性捡了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在朝会上宣布:

文武百官瞪圆两眼,下巴吧嗒吧嗒地往下掉。

只有站在姬容左右下首的两人还算镇定,但也是一个惊得微张开嘴;另一个抿紧嘴唇,脸黑得像是被人泼了墨。

姬容对大家的反应还算满意。她得意地用手轻抚自己龙袍下微微隆起的小腹,笑说:“已经五个月了。”

群臣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整个大殿瞬间被窃窃私语声淹没。姬容在蜜蜂齐鸣一般的嗡嗡声中勉强能分辨出来诸如“果然是真的”、“怎么可能”、“朝纲要乱了”还有“太胡闹了”之类的只言片语。

下首的两人垂着眼帘不动声色地看着姬容,不发一言。

姬容咳嗽一声,和蔼地问:“忠信侯,还有周相国,你们可有话要说?”

丞相周暮山抿了抿嘴唇,平日永远带着温文尔雅的微笑的俊脸早蒙上了一层严霜。即使在这样震惊的时刻,他也努力地保持着身为丞相的风度,勉强憋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来。

——言下之意,是要姬容不要乱开玩笑。

姬容挑挑细长锋利的柳眉:“你也说了君无戏言。朕既然说了,那自然就是真的。”

站在周暮山身后的大理寺卿嘴唇胡子都一起剧烈地抖了起来:“可是皇上……皇上您还没……”

话没说完,便两眼翻白一头栽倒晕了过去。

立刻就有两名大内侍卫过来把大理寺卿抬了出去。这一个小小的插曲之后,众臣更是大声喧哗起来。姬容皱了皱眉,正想宣布退朝,忽然听到一个冷冷的声音问:

“陛下,敢问这是谁的孩子?!”

那声音霸道无礼中带着些许的愤怒。这声质问一出,整个大殿立刻安静下来。

所有人都想这样问一问,但是只有他大声说了出来。

韩晋,行伍世家出身,十四岁从军,十八岁率军大破北齐之围,二十一岁封大将军。如今他二十四岁,掌管奚国四分之三的兵马,封忠信侯。

所有人都知道,奚国的女帝可以不理睬任何人说的话,但是不能不理睬韩晋。

姬容很认真地回答:“我的。”

这答案显然不能令群臣满意,“嗡嗡”的私语声立刻又响了起来。韩晋右手一挥示意大家安静,朗声再问:“皇上尚未婚配,臣等只想知道——皇上是和什么人有了这个孩子。事关社稷,还请皇上示下。”

这一句已经比方才冷静得多,就像是一个突然受到攻击的人在吃惊过后站稳了阵脚,立刻想到了应变回击之策。

嚣张凌厉的气势,令姬容在龙椅上再也坐不住了。

她站了起来,扬起下巴,冷冽的目光在群臣脸上扫了一遍。

“朕知道你们在担心什么。你们担心这孩子的父亲将来会父凭子贵,独揽大权,扰乱朝政。”

群臣不由自主地点头。周暮山死死盯着自己的脚尖,仿佛什么都没听到。韩晋则仰起头,直视姬容的双眼。

姬容深吸一口气:“你们的担心是多余的。因为这个孩子的父亲,在朕有孕之后,便被朕赐死了。”

编辑:古典文学 本文来源:只有站在姬容左右下首的两人还算镇定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