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永利网址 > 古典文学 > 正文

光鲜到……成为恶者杀人的借口

时间:2020-02-02 14:08来源:古典文学
很多年后,当绯村剑心沐浴着明治十年的落日余晖,酒祭亡者,他还会想起当年在这个地方与收养自己的师傅比古清十郎的那场争执。 “飞天御剑流宗旨有云:飞天御剑流的剑,要为天

很多年后,当绯村剑心沐浴着明治十年的落日余晖,酒祭亡者,他还会想起当年在这个地方与收养自己的师傅比古清十郎的那场争执。

“飞天御剑流宗旨有云:飞天御剑流的剑,要为天下百姓而挥。”

那是身处幕末乱世的十五岁少年的信念。从此更名为绯村剑心的少年,怀着满腔抱负毅然下山,被骑兵队创立者高杉晋作介绍给长州藩士桂小五郎,加入尊王攘夷的倒幕势力,自此以“天诛”之名仗剑杀人。

“维新”是太过光鲜的字眼,光鲜到代替了月黑风高的京都的曙光,光鲜到蛊惑无数志士为之付出生命,光鲜到……成为恶者杀人的借口。

而所谓为了更多人得到幸福而可以牺牲少数人的幸福的论调,那是政治家跟野心家的马基雅维利主义。

不可否认倒幕之后的明治维新给日本带来了脱胎换骨的变化,然而只有深刻的疼痛才能带来深刻的蜕变——与时代的变革相伴而来的,是无数的血泪与鲜为人知的牺牲。绯村剑心一人一剑,之于整个时代的洪流,好似水滴之于大海、蚍蜉之于大树。

这个世界有太多关于英雄的定义,后世的历史学家们赋予维新志士太多的美名,却没有一种会属于刽子手。

新撰组屯所里,矮个子的橘发少年市村铁之助尊臀朝天,双脚甩得高过头顶,把脏兮兮的抹布水拧到桶里。他脑门上一个大大的十字路口贴,满含怨愤地叫嚣着要给魔鬼副长土方岁三喝“抹布玉露茶”。

白衣少年蹑手蹑脚地走到他身后跪坐下来,双手击掌:“啊,土方先生!”

市村铁之助头上顿时冒出黑线,惊出一身冷汗,呆在当场呼吸困难。半晌,见身后并没有动静才缓缓回头查看是不是有魔鬼副长的身影,却只发现了憋笑得几乎岔气的冲田总司,以及他怀里那只粉嘟嘟又总是气哼哼的宠物猪才藏。

“冲田先生!”铁之助嗔怪的语气听上去就像是小孩子的撒娇,其实他也不过是个十五岁的少年而已。

真是的!不过是比其他猪眼睛大一点冲田先生喜欢你一点嘛脾气怎么那么坏!市村铁之助在内心吐槽才藏。

冲田总司好不容易止了笑:“小铁你又惹副长生气了么?”

“难怪被人称为魔鬼副长,脾气那么坏!”不知道为什么,在面对冲田总司的时候总是能说出来自己的真实想法,说完才想起来这种话要是被听到副长眼里可是会被要求切腹的,连忙吐了吐舌头。

“那个人啊……”冲田总司语调悠长,抬眼望了望天,脸上带了几分回忆的神情,“其实人并不坏呢,只是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吧。”

“哟哟,这不是小铁吗!”原田左之助、永仓新八、藤堂平助三人组一溜烟冲过来,声音盖过了冲田总司的话音。恶搞三人组一路狂飙而来身后风尘滔天,三人一拥而上,左右夹击铁之助。藤堂平助一脸暧昧地看着表情呆愣的铁之助:“怎么样,小铁,昨晚副长有没有让你好好休息?”

显然地,铁之助对藤堂平助的暧昧表情未能完全消化:“有的啊,虽然事情很多是很累。”

“哈哈,他说有呢,副长努力不够哦!”夹击铁之助的原田左之助跟永仓新八放开了他,两人的嘴里都能塞下鸡蛋。只有藤堂平助笑得一个劲儿捶地板。

“喂喂,你们……这是我好不容易擦干净的地板,一会儿副长要骂了。”

尽管拼命挣扎着,短手短脚的少年却还是被三人拖拽着走开来。冲田总司逗弄着怀里的才藏,眼角的追光扫见穿着队士服的土方岁三急冲冲地出门,冲田总司连忙追了上去:“土方先生,今天有急事吗?”

编辑:古典文学 本文来源:光鲜到……成为恶者杀人的借口

关键词: